牛轧糖不甜不要钱

[肖戴]半枝莲

过期写手胤鳩:


*题目瞎取
*祝 @墨光之雨_太太们是世界的宝藏慕斯 生日快乐,这么晚才给生贺真对不起。2025年我们再来相见吧
*原著向,ooc,私设如山
*恭贺新TAG建立:中草药请认准中括号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 肖时钦仍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戴妍琦的时候。
     小姑娘眼睛里满是对未来的期待和踌躇,扎着个双马尾一晃一晃,遇见谁都朗声打招呼,还主动帮门卫大爷拿点儿东西。训练迟了也从不找借口,板着一张小脸,倔强的劲儿可未散去,让人不忍心罚她。
     这可是个好姑娘啊。经理啧啧称赞道。
     肖时钦笑着擦了擦眼镜,回眸,发现戴妍琦正帮食堂阿姨搬一箱子白菜,夕阳未落,逆着光,小姑娘汗流浃背,但阳光的笑容一如这落日余晖。
     是啊。肖时钦心里咯噔一下,就这么看愣了,生硬地回了经理一句。


     不久后,戴妍琦正式加入了雷霆。肖时钦笑着把雷霆队服递给戴妍琦,看着小姑娘眼睛里闪烁出的光,如获至宝一般把队服郑重接过。
     队长好。戴妍琦抿嘴笑了,她家教良好,知道纵使激动也不能失去风度。
     肖时钦微微颔首,洋洋洒洒说了几句见面话。倒不如说是经理给的台本。


     肖时钦发现,戴妍琦训练很认真。
     尽管有时会失误,但总会一遍遍地练。而且刚到几天,就已经和队内的队友打成一片了。
     “副队,你喝牛奶容易胃疼,以后喝酸奶吧!”
     “程泰,最近有点冷,注意保暖。”
     她观察于形色,总是能细心地把队友的生活细节记清楚。
     戴妍琦训练完毕,正跟方学才打趣,发现肖时钦仍在盯着屏幕,毫无旁鹜,双手在键盘上飞舞。她无奈地叹了口气,跑了过去:“队长!”
     肖时钦摘下耳机,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按了几下,屏幕中的生灵灭立刻蹲在草丛中,顺便放了个巡游者,转过椅子,指骨在桌子上一下没一下地敲着:“小戴,怎么了?”
     “队长,雷霆拿了冠军,可要好好吃一顿啊。”戴妍琦偏头,双手还捧着一杯刚泡好的蜂柠檬茶,热气直直地往上冒,“所以,现在请好好休息,注意身体吧!”
     “好,劳烦关心了。”
     肖时钦为人谨慎,他当然发现了戴妍琦的话语中没有“如果”二字。他是雷霆的队长,自然知道雷霆是个中上等战队,与冠军可以说是几乎无缘。但现在,还是有人相信雷霆会拿冠军的啊。
     我也想拿冠军啊。他也曾嘶吼过,但路人不是旁若无事,就是冷眼相看。
     我相信你会拿冠军啊队长。
     戴妍琦就这么与肖时钦站在了一起,同时把阳光的气息带进了肖时钦的世界。
     她尚未接触联盟内部,明明有时还会有些踌躇,却愿无条件信任肖时钦的每一句话。
     肖时钦竟对现在有一丝留恋。


     天气渐暖,斜晖被分割成一条条的,洒在路上,青石板上一块一块的光圈,惹来孩童们嬉笑玩耍。
     但这对职业选手来说,第几赛季荣耀职业联赛要开始了。
     经历了几次挑战赛,戴妍琦开始注意调整自己的心理素质,开始琢磨楚云秀的比赛视频,手上随时拿着一本笔记本,小小的,一打开,字全是密密麻麻的。还画着些火柴人演绎的战术,红色笔圈圈画画的重点。
     楚姐姐可是我们女中豪杰啊!每谈到楚云秀,戴妍琦总会激动地讲出这句话。
     小戴,好好吃饭啊。肖时钦笑了笑,夹了条青菜到戴妍琦碗里,随即补充道,补充营养,女孩子别吃那么多大鱼大肉。
      戴妍琦连忙点头,但动了动筷子跟程泰争起了韭菜炒牛肉里最后一块牛肉,留下一盘绿油油的韭菜。
     饭堂的灯亮着,全队队员挤在一张桌子边,吃着食堂阿姨新抄的几个菜,嚷嚷的声音不断,肖时钦端起一杯橙汁抿了一口,仿佛置身于喧嚣外,静静地吃无人管辖的油麦菜。
     时间太快了
     停住吧
     莫要让这些化为回忆吧


     雷霆在对微草中落败。
     虽败犹荣。刚刚放大器和捕食者放出的时机掌握地很好。王杰希有力地与肖时钦握了握手,笑容却止不住流出。
     多谢王队。肖时钦挤出一个笑容,脑子里乱成一团,唯独如何应付记者招待会这件事无比醒目。
     队长?戴妍琦坐在休息室里,张家兴、方学才和其余人无一不眼眉低垂。
     走吧。回去复盘。肖时钦轻描淡写地说道,仿佛刚刚经历的是一件小事。
     虽败犹荣
     离场时,肖时钦瞥了一眼观众席,有个雷霆的粉丝手里紧攥着“雷霆必胜”的条幅,把头上的红带解开,连着卷成一团,随意找了个塑料袋塞了进去,跟着人群离开。
     虽败犹荣
     不知为何,在这时突然想起了王杰希的话语。
     虽败犹荣
     肖时钦自嘲地想
     客套话罢了
     荣耀,终究是胜者为王。


     连夜坐飞机回俱乐部,一到,肖时钦赶在前面快步走回自己房间,猛地把门一关。
     戴妍琦站在肖时钦门前,手举起一半,僵硬地立在门前,欲言又止。
     她心知肚明,这种时候去安慰肖时钦,只会让他觉得这是在同情他。
     叹了口气,拍拍胸脯,敲门。
     “进来吧”
     声音有些沙哑
     “……队长”戴妍琦张嘴,许久才从嗓子里挤出这两个字。
     “嗯?小戴怎么了?来复盘吗?”两三步走到桌子前,收拾台面的纸张。
     “队长”
     这一声把肖时钦叫愣了。
     “雷霆拿了冠军,可要好好吃一顿啊”戴妍琦哽咽道,却还是坚持用颤抖的声线一字一句地说道。
     “我也很想拿冠军啊……可是”肖时钦的话止住了,摘下眼镜用袖子抹了抹眼睛。


     肖时钦最开始只是在一个网吧里当网管。那时荣耀刚开服,为了维持生计到处打工的他也没想着去玩。第一赛季叶秋带领嘉世夺冠,看着那个一脸傲气的还尚稚嫩的少年,肖时钦看呆了,甚至忘了正在泡的康师傅。
     那天以后,他辞掉了除网管外的所有兼职,买了一张账号卡,注册角色时翻了一遍又一遍,还是选择了第一眼看到的身边小玩意儿活蹦乱跳的机械师。
     肖时钦喜爱古文,因此他自小读的书就不少,记住的古诗名句也自然不少。
     “杀成边将名,名著生灵灭”在肖时钦绞尽脑汁取名时,忽地想到了于濆的《陇头水》。于是毫不犹豫地郑重敲下了“生灵灭”三个字。
     他与黄少天、喻文州、苏沐橙等人一同出道,被一同誉为“黄金一代”。
     刚加入雷霆,他信心满满地认为自己会带领这支队伍拿到冠军。可日久天长,他终究发现这只不过是个无法实现的梦。
     可他还是像个傻子似的相信这个梦。
     或许是因为一次次失败,肖时钦对冠军变得越来越渴望。


     在夏休期期间,戴妍琦收到了肖时钦转会的消息。
     那时戴妍琦正在训练,收到消息时,鸾辂音尘一个跟头摔在了地上。
     队长?戴妍琦跑到肖时钦门前,忘了平时肖时钦让她进门前先敲门,猛地把门推开,你要走了吗?
     嗯。
     肖时钦把一件衬衫放进行李箱,看了眼整整齐齐叠在床上的雷霆队服,拿起来放进行李箱,沉思一会儿觉得不妥,又拿了出来。
     早日拿到冠军,嘉世是王者之师,没问题的。戴妍琦笑了,这个阳光似的女孩,依旧把阳光带来了,只是,黯淡了不少。
     好。肖时钦生涩地回应。
     第九赛季,原雷霆队长肖时钦转会嘉世。


     肖时钦这次信心满满,他认为自己完全可以拿一个冠军。
     毕竟可是有孙翔在啊,再加上一叶之秋,简直可以说是战无不胜。
     可是他想错了。
     嘉世败了。
     在挑战赛上败给了兴欣。
     自己自信地认为嘉世会拿冠军,可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,让肖时钦的信心荡然无存。
     陶轩铁青着脸开会,憋了许久才硬生生挤出一句继续努力,便把手中的资料一堆,起身匆匆离开了。
     孙翔目送陶轩离开,冷哼一声,也起身走了。
     会议室里的人陆陆续续走了,肖时钦跟每个人打过招呼后独留在会议室。
     自己到底在追求什么
     冠军?
     谁不想要
     还有呢?
     肖时钦忍不住回想起了他们在食堂一起吃饭的那个晚上。方学才是个素食主义者,但唯独不喜欢吃油麦菜。戴妍琦是个甜食爱好者,可是那天没有甜点,她就吃自己口袋里塞的软糖开胃。程泰喜欢吃肉,但不会长肉。他记得雷霆粉丝来信时总是夹杂着几张问程泰吃肉不长胖的秘诀。
     想到这里肖时钦笑了,微不可觉。
     他想起了戴妍琦。
     那个不服输,一如既往相信他的小姑娘。
     肖时钦猛地摇了摇头,把手中嘉世的分析报告认真看了起来。可脑子怎么都静不下来。
     索性把资料往台面一放,白纸上几个触目惊心的黑体加粗字十分明显,还用红笔圈了一周。
     嘉世不适与此种战术。
    重新布置战术,就意味着要抛弃过去,放弃雷霆的战术。
     值得吗


   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天色渐暗。
     或许冠军,真的比不上那一丝温情吧。
     肖时钦想起了那个阳光般的少女。她长大了,又像没长大。
     雷霆拿了冠军,可要好好吃一顿啊
     这一丝阳光,怎能淡去。
     肖时钦起身,把手中的资料放下,走出会议室。
     冠军,怎能不要。
     但真正重要的,是雷霆的冠军。
     经过陶轩办公室时,肖时钦发现一张转会合同上签着孙翔飘逸潇洒的字体。
     看来他也想通了。
     毕竟我们两个,都是站在悬崖边上的人啊。
     肖时钦推开了经理室的门。
     第十赛季,原嘉世副队长肖时钦回到雷霆。


     当肖时钦拖着行李箱靠近雷霆时,心是悬着的。他害怕。
     因为他逃了。他害怕他不会被队友和粉丝重新接受。
     在雷霆俱乐部的转角处,肖时钦停下脚步,深吸一口气,迟疑了会儿,终是鼓起勇气走了过去。
     俱乐部门前,由戴妍琦领头,小姑娘双手背在身后,队员和粉丝们拉起一道横幅。经理被挤到一旁,有些尴尬地看着又有些许欣慰。
     肖队,欢迎回家。
     “队长!”
     戴妍琦一个箭步夸上来,把烟花筒中的彩条扑得肖时钦满脸都是。
     “欢迎回家”
     少女笑靥如花。
     肖时钦哭了,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哭。
     眼前雾蒙蒙的,眼镜框因为泪水甚至往下划了点。
     他回家了。
     雷霆,一直都是他的家啊。


     戴妍琦没有告诉肖时钦。
     在他走的那个晚上,她蜷着身体坐在床上,什么都不做。一想起肖时钦走了,眼泪就不自觉涌了上来。然后她又猛吸一口气把眼泪硬生生憋回去。来来回回了几次,直到最后差点被自己涎水呛到,破涕为笑。
     肖时钦说过他喜欢戴妍琦的笑。
     戴妍琦真的做到了。
     哪怕在肖时钦离开时她也强忍着泪水与他道别。


     戴妍琦喜欢肖时钦。
     可她不会伪装,她从小也不是个会说谎的人。
     每次一说谎,总会被母上抓包。母上大人还语重心长地对她说,说谎时眼神别乱飘啊,一看就知道你心里有鬼。
     戴妍琦嘿嘿一笑,连忙轻声安抚母上去了。


     队长,我喜欢你。
     这是她唯一能想出来的话。
     当她对着镜子一遍遍练习时,眼神还是会不自觉乱飘,仿佛多年的习惯。
     可她明明知道这不是谎言。
     鹿一般的少女不会伪装自己。
     所以,戴妍琦把这六个字,当做宝一般小心翼翼地藏在自己洋葱般的心里。
     就一直这样,也不错。


     幸好时光还早,年华尚好。


EN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

在这里逼逼一句,想要用参加这个TAG的小伙伴可以在这里留言哦


再次祝慕斯生日快乐啊,希望你能原谅我吧。
永远的社会大佬。

【周江】我有一个共帅叫一枪

胤鳩:



*第一次写周江,内心十分忐忑……


*梗来自我扩的关系


*日常ooc,半原著向。


*掉粉现场。


*祝食用愉快。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     江波涛在S市的金茂大厦前焦急等待,太阳毒辣,他却戴着个墨镜和口罩,把自己掩的严严实实的。他不时看向手机,思索一会儿,打出一句“我到了”点了发送键。


     “嗯,我也到了”对方回到。


     江波涛笑了,开始在附近左顾右盼。


 


     江波涛有个秘密。


     他混荣耀语c圈,还专开了一个小号,主皮就是他自己,圈名无浪。因为皮气极正,被誉为荣耀语c界的大神。


     这次是他第一次面基,跟群里的‘周泽楷’,心里难免会有点忐忑不安。


     群里‘周泽卡’,圈名一枪穿云,主皮周泽楷。


     要说这个‘周泽楷’,倒是把周泽楷本人真实的一面皮出来了。不像其他群里经常动呆毛、需要江波涛只是翻译,这个‘周泽楷’话语基本意思清晰,需要江波涛也是处理‘轮回’内部的事或者是比赛前的战术分析。


     江波涛很欣赏这个‘周泽楷’,于是跟他扩了个关系。


     共帅。


     顾名思义,一起帅。


     其实当‘周泽楷’提出这个关系时,江波涛还有点懵。随即照了照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,又思考了大半天,然后才回了一句“可以”。


 


     要说这次面基的源头,还由于群里群主的突然抽风。


     某日群里集体开位置定位,江波涛发现群里‘周泽楷’只跟他有5km之远。


     或者是好奇心在作祟,亦或者是群里其他人抱怨后的怂恿。他和‘周泽楷’约好了时间,在金茂大厦下见面。


 


     这时,江波涛看见了一道高挑的身形,戴着个鸭舌帽,脖子上甚至围了个围巾,口罩墨镜一样不缺。


     这天气,打扮成这样的一是有病,二是职业选手怕别人认出来。


     通过多年来的默契,和对那人的熟悉感,江波涛很轻易地认出了那人是周泽楷。


     这么热的天,小周出来干什么?江波涛皱眉,拉了拉口罩,快跑几步拉过周泽楷的手带他往人少的地方跑。


 


     这天太闷,跑几步就会喘不过气。40℃的天气果然不好受。江波涛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。


     待找到一处凉快静谧的地方,江波涛松手,喘了几口气,看向周泽楷:“小周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

     周泽楷解开围巾,拉下口罩:“见人”然后立马掏出手机划屏解锁上QQ。


     见人?


     感受到裤带里的手机在振动,,江波涛连忙把手机拿出来。果不其然,是一枪穿云发来的消息。


     现在不方便,地点换了。


     不方便?为什么?地点换到哪了?


     江波涛回道。


     身边传来衣服摩擦的声音,江波涛抬头,只见周泽楷正在往四周看,然后又低下头。


     大厦左转,再走一段。


     回复。


     奇怪,这个地点,怎么那么像他现在呆的地方?江波涛一肚子疑惑,缺又没有说出口。


     你穿了什么衣服?


     鸭舌帽,墨镜,口罩,深蓝裤。


     这些衣着……江波涛僵硬地抬头再次看向周泽楷。


     不正跟小周的打扮一模一样吗!


     “小周?你该不会是一枪穿云吧……”江波涛迟疑了一会儿,询问道,顺便把与‘周泽楷’的小窗调出来。


     “嗯?嗯”周泽楷有些惊讶。


     “没想到小周你也混荣耀语c啊……”江波涛挠了挠头,无奈道。


 


     其实周泽楷也有一个秘密。


     他喜欢江波涛。


     在队内有一段时间他发现江波涛经常抱着手机敲敲打打,问了戴妍琦才知道江波涛是在混圈。


     于是他也开了一个小号,挤出了差不多几个晚上的时间琢磨自戏,看语c规则,然后放心入群,凭借着一鸣惊人的自戏和对戏水平在圈内吸引到了江波涛的注意。


     这次面基,倒不如说是已经计划好的了。


 


     两人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儿。


江波涛低头不说话,一条一条地刷着群里的消息,却不说话。刷完消息刷空间,看似一刻不停,其实是在掩饰什么。


毕竟刚刚得知自己的队长就是共帅确实挺震撼的。


可能两人都不是那种忍得了寂寞的人吧,江波涛在队里可是会活跃气氛的人啊。


     “江”周泽楷先开口了,“喜欢你”


     江波涛愣住了。


 


     江波涛还有一个秘密。


     他喜欢周泽楷。


     他喜欢周泽楷很久了,或许是从周泽楷第一次在舞台上大放异彩的时候就开始了。那时的他坐在台下观看,鼓掌时脸上已不自觉地带上了笑容,双眼满是渴望。


     但当他看到周泽楷强大的实力和他个个貌美如花的女粉丝时,他怕了。


     他有点怂,甚至怕自己配不上他。


 


     但是现在,无所谓了。


     自己的那点小心情,不想再藏了。


     “真巧”江波涛仰头笑了,双手抚上周泽楷的脸颊,踮起脚在周泽楷额头上印下一吻,“我也喜欢你”


     周泽楷对这个答案也蛮惊讶的,他感受到江波涛双手快要从脸上挪开时,毅然决然地拉住他的一只手,往身后一拽。江波涛重心不稳向前跌去,周泽楷顺势吻上了他的唇。


     “真好,我的共帅”


 


     不久后,江波涛的大号在空间里发了一条说说。很快在职业选手里卷起了一股热潮,评论下方一扫过去全是99,黄少天的99倒是长得突出。


 


     我有一个共帅叫一枪。


     后来我们在一起了。


 


     配图是在一把蓝白色太阳伞下,处在阴影中的两人穿着短衣短袖共饮一杯柠檬茶,吸管做成心形,满眼尽是笑意,两人的额头几乎已经贴到一起。


 


     此图由方明华亲情拍摄。


     笑歌自若说道。


     方明华你忘了祝99


     云山乱回复。


     方明华记得把你后面那个欲哭无泪的黄豆去掉。


     一叶之秋回复。


     方明华包场子的钱和柠檬茶的钱你付。


     残忍静默回复。


     方明华把我存女神在赛场上英姿的U盘还给我。


     吴霜钩月回复。


     楼上五个,统统加训。


     一枪穿云说道。


 


     毕竟在c圈遇见熟悉的人,再在一起什么的。


     是可以实现的啊。


     那天,江波涛在群里如是说道。


 


END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